黑云

胆小,,,

阿离的角落:

我去过他的世界,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是彩色的或是灰色的,是美好的或是俗浅的?可是他却在我的灵魂里留下烙印,呼吸之间牵拉撕扯,痛苦丝丝入扣,不眠不休。血液里喧嚣沸腾,却不能再进入他的世界,清隽邃远,温柔洁净。我藏在那片澄澈的微光里,偷偷看他,转身看见自己污浊的影子,我用月光来条洗它,我用大山来捶练它,我去看他看过的风景,去感受他的吐息,他是信仰,我只害怕自己赶不上,追不上,来不及。我害怕自己懦弱,无能。我恨他,恨自己。恨自己无耻,恨自己不爱自己。我不能停止。情不知所以起,一往而深,此身以覆,别无它法。

​向晚的藤在想着什么

向晚的藤在想着什么 
一片黄澄的光里,在风里微微颤动
流逝的时光和汽车
已经半是干涸的身躯从高架桥上扬下来
也许松手后,会掉下来
也许攀紧了,在每一日清晨尽情风中舞蹈,不着天,不着地,无依无傍
在这样的个有些温暖又冰冷的傍晚,它在想些什么呢




大桥下,邻近冬天开的茶花在想些什么
今年冬天来的颇晚
以为颜色尽褪,素穆的冬将尽展萧索冷冽
马路边上的茶花开了,
春天里,这样的红不足为奇,不过千娇百媚中一抹颜色
冬里看去十足亮丽,娇艳中有硬朗,肆意不张扬。
它在想什么呢,在一个个霜临的早晨,染一身清霜,在一个个静寂 漫长的夜里,在倔强的欣赏星空,还是尽情享受肃穆的安静?





菊快要败了,在想些什么呢
秋日高爽,开的自在泼洒
冬日渐来,花朵渐渐委顿于枯枝
大逝已去,看去却无半分凄凉
只是干净的枯寂了
也许美人迟暮,格外凄凉
岁月无情也公正
天野茫茫,星陨更换
生而强韧泼野,逝而从容淡然
十分纵容自己的意志
在这渐渐委顿的向冬里,它在想着什么,是不是在充分享受死亡。





天上的云,你在想什么呢
据说碰到相反的另一半,
便结束天空旅途,轰轰然电闪雷鸣,做另一番旅途
去坠落,去破碎,去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叮叮当当。
去化入黑土,化入无边黑暗,化入无边光明
在这之前,你在想什么呢
那麼多的像棉花糖一样的云上的日子。

我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又不是要去死命嫁给你,你尽管是你,我尽管喜欢。